经济思想史读书笔记——重商主义、重农主义及其他先驱

值得注意的是,发明家们并不具备被称为“科学态度”的客观性。——威廉·莱特温

1600年至1750年的150年间,经济活动极大增加,文艺复兴完成了资本主义的萌芽,教会的权威极大被削弱,这些为后来的工业革命的爆发奠定了基础。

这一时期,经济思想从简单的个人、家庭、生产者的观点,向更复杂的将经济体视为有其自身规律与相互关系的一个系统的观点演进。

重商主义

重商主义的主要贡献出自英国人和法国人之手。经院哲学主要来自中世纪牧师,而重商主义的经济理论主要来自商人。重商主义的理论更像是个人的智力反应,而不是一个成体系的理论框架。

重商主义时期,由于领地减少,名族国家增多,重商主义理论试图确定能够推动国家权利与财富增加的最佳政策。

重商主义者的理论是基于世界总财富不变的假设下入手的。经院哲学在这个假设下论证了个人的财富获取,必定伴随另一个人的失去。重商主义将这个观点推广到了国家之间。因此,在他们看来,一个国家的财富是依靠很多国家的贫困来支撑的。重商主义者强调,国际贸易是增加一国财富和权力的一种手段,并且特别集中研究国家之间的贸易平衡问题。

大多数重商主义者认为,经济活动的目的是生产(古典经济学认为是消费)。因此,他们为了在国际贸易中保持优势,提倡低工资、低消费。乍一听,这不就是拥有劳动力优势的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么。在重商主义的理论下,国民的贫困将使国家受益。所以在重商主义的思想下,为了实现贸易顺差,一国应该通过关税、配额、津贴和税收等手段来鼓励出口、限制进口;应当通过政府干预国内经济,以及通过对外贸易规则来刺激生产;应当对从国外进口的制造业产品征收保护性关税;应当鼓励进口用于制造出口产品的廉价原材料。诶,是不是很像某国现在在搞的贸易战的样子。

重商主义的货币观点是,一国的财富等同于国内持有的贵金属存量。他们深信,货币因素而非实际因素是经济活动与经济增长的首要决定因素。后面看到古典经济学的时候再做一个具体的比较。

从现在的角度来看,重商主义者被利益驱动,利用政府为他们自身获取经济特权。他们通常是商人,支持政府允许垄断,使得商人垄断者可以索要比没有垄断时更高的价格。

重商主义者最重要的成就或许是认可了对经济体进行分析的可能性。他们意识到了经济体中非常机械的因果关系,并且相信如果一个人弄懂了这些关系的规则就能控制经济体。他们认为政府干预可以达到既定的目的,但是不能随便干预使得一些基本的经济原理变得复杂。后期的重商主义意识到早期重商主义的很多理论不足,例如硬币不能代表一国的财富;对于所有国家不可能存在一种贸易顺差等。后期重商主义出现了早期古典自由主义的观点。但是古典主义和重商主义还是存在一个重要的差别,那就是重商主义认为私人利益和公关福利之间存在根本的冲突,而古典主义经济学家认为公共利益是个人追求自我利益自然而然的结果。

重农主义

重农主义主要在18世纪的法国兴起。重农主义的著作与重商主义不同的是,重农主义有显著的一致性。重农主义的发展是短时间在法国集中出现的,而且有共同的知识领袖——弗朗索瓦·魁奈。

重农主义认为存在自然法则支配着经济体的运作,这些法则独立于人类意志,而人类可以客观发现它们。他们觉得,有必要通过分离主要经济变量来构建理论模型。重农主义并不集中研究货币,而是重点研究导致经济发展的实际力量上。相对于重商主义认为的财富源于交换过程的观点,重农主义推断财富起源于农业或者自然。

因为重农主义发展的时代,生产的产品用于支付实际生产成本之后,产生了剩余。对这种剩余的探索让他们形成了净产品的概念。根据他们的观点,劳动只能生产出支付劳动成本的产品,只有土地例外。因此土地的生产产生了净产品,而其他的非农业活动不能产生净产品。所以重农主义者集中注意力于物质生产力而不是价值生产力。

重农主义的理论巅峰是魁奈的《经济表》。事实上,这个表格的价值流动,看上去很像“投入——产出表”。经济表证明了经济体不同部门之间相互依赖的存在。

在经济政策上,重农主义者认为存在一种比人类设计的秩序更优的自然秩序,所以政府的任务是实行自由放任的政策。他们推断自由竞争将会导致最优价格;如果每个个体都追求自己的私利,那么社会将从中获利。

事实上,重商主义者发现净产品的源泉是交换,尤其是国家贸易形式的交换,因此他们提倡贸易顺差。而重农主义者则认为净产品源自农业,因此主张放任自由会引发农业生产的增加,最终引起更大的经济增长。

其他思想先驱

托马斯·孟

托马斯·孟是一个主要的重商主义者,但是他的观点跟原始的重商主义不一样。作为一个英国人,他指出,尽管与所有其他国家实现了贸易顺差是合意的,贵金属流出到其他国家是不合意的。但是在与印度的贸易逆差以及出口贵金属到印度却有利于英国,因为这些实践扩大了英国与所有国家的贸易平衡,增加了金银的流入。虽然托马斯·孟是一个重商主义者,但是他以及看到了早期重商主义范例的严重错误。

威廉·配第

配第是第一个提倡测量经济变量的经济学家。配第最早明确提倡用我们所谓的统计方法来度量社会现象。他设法度量一国的人口、国民收入、出口、进口、资本量。尽管配第对统计学的早期应用显得有些原始,但是,他所代表的方法论立场却具有一种世系,这种世系始于他所处时代的经验归纳,止于当代经济学期刊上盛行的计量经济学线代应用。

伯纳德·曼德维尔

曼德维尔发现世界是邪恶的,但主张“在一个熟练政治家的灵巧管理下,私人恶习有可能变成公众利益”。重商主义的信仰具体表现为对产品的恐惧,对生产过剩与消费不足的关注。个人储蓄并不受欢迎,因为它会引发更低的消费、更低的产量,以及更低的就业。曼德维尔是一个纯粹的重商主义者,他坚决主张政府管制对外贸易,从而保证出口总是超过进口。因为社会的目标是生产,所以曼德维尔甚至主张大量拥有人口和童工,并谴责懒惰。他注意到了一条向下倾斜的劳动力供给曲线。根据曼德维尔的观点,较高的工资将减少劳动供给。他的主要观点就是应当接受满身恶习的人类,并通过规则和制度将其引导到社会利益上来。

大卫·休谟

休谟被称作自由的重商主义者。他认为一个经济体的经济活动水平取决于货币数量及其周转速度,并对一国的贸易平衡、货币数量以及价格总水平之间的关系做出了相当完整的描述。黄金流动价格机制被认为是休谟在国际贸易理论中的重要贡献。

休谟不是一个纯粹的重商主义者在于,他指出,一个经济体不可能持续保持贸易顺差。贸易顺差将导致经济体内金银的增加。货币增加将使得具有贸易顺差的经济体价格上升。那么具有贸易逆差的经济体就会货币减少,价格下降。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来具有贸易顺差的经济体出口就会减少,进口就会增加。逆差的经济体则相反。这一过程最终将会导致贸易平衡的自动调整。

休谟认为,尽管一国的货币绝对量不能影响实际产量,但是货币供给的逐渐增加将会引起产量的增加。这一点,休谟并没有跳出重商主义的框架。

最后休谟主张经济自由,他认为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的增长是结合在一起的。

理查德·坎蒂隆

理查德·坎蒂隆是部分重商主义,部分重农主义,以及部分的重农主义-古典学派。坎蒂隆通过推理的过程来建立经济学基本原理,并试图收集数据,并在检验原理的过程中加以使用。他最具有影响力的见解是关于市场体制的,该体制通过个人私利这一媒介来协调生产者和消费者的活动。直观感受上,非常接近完全竞争市场。

他总是倾向于将任何经济成分当做是一个完整结构的一部分。例如,在他的体制中人口变化是内生的,而不是外生的。他区分了由短期因素决定的市场价格与他所谓的内在价值即长期均衡价格。他最熟练的技术分析主要在宏观经济学中,即货币供给变化对价格和生产的影响。他将经济体划分为部门,分析收入在部门之间的流动。他注意到,新的资金进入经济体,价格总水平可能改变,但是相对价格也可能改变,并对经济体的不同部门产生影响。

西班牙思想

因为地理大发现带来了大量的金银,黄金大量流入西班牙,西班牙国内的价格水平上升,西班牙的知识分子开始评价这些迅速变换的经济现象。在西班牙思想中,货币数量理论表明,货币价值即货币购买力是由流通中的货币数量决定的。其中,路易斯·摩里纳对于市场机制的描述就是我们今天的需求与供给定理,以及货币数量理论。

……产品短缺,促使公平价格上升……丰裕使得公平价格下降。进入市场的购买者的数量在一些时候比另一些时候多一些,他们热切的购买愿望引起价格上升……一个地方缺少货币,会导致其他物品价格下降,货币充裕则会使价格上升……

小结

重商主义者和重农主义者都认为经济体可以被正式地加以研究,并且发展了一种抽象方法来发觉能够调节经济体的法则。他们第一次让经济理论立足于抽象的模型构建过程。

重商主义者就货币在确定价格总水平中的作用,以及对外贸易平衡对国内经济活动的影响方面取得了最初的尝试性见解。重农主义者则是提出了经济体不同部门相关性的概念。在面对经济体的基本冲突上,重商主义者和经院哲学都提倡,要么借助政府,要么借助教会,对经济体施加干预。但是重农主义者则认识到利益冲突的结果基本上是协调的,是相对稀缺性所固有的,他们不提倡政府干预,而是提倡自由放任。

这一时期的一些英国经济学家既不完全符合重商主义,也不完全符合古典阵营。他们否决了交换中的固有冲突这一较为原始的重商主义观点;反驳了永远保持有利贸易平衡的必要性;也正是他们了解了市场是如何运作来调整个别经济活动的。

这些重要的思想者没能完成理论的大一统,这就是未来亚当·斯密的任务。

乞讨码